潜心科研数十载 埋头苦干出嘉绩------记四川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生物技术中心创始人 郭万柱
作者:动医院记者团 李涯 崔雪姣 柴宜均    发布于:2015-03-17 15:37:42    点击数:2378

科学家?我算不上,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儿而已!慈祥、谦虚的郭老摇摇头,摆摆手,爬满皱纹的脸上洋溢着和蔼的微笑,他将自己一生的事业都归结于这是我应该的!埋头苦干出成果是他科研的真实写照。

这是一位拥有数不胜数荣誉在身的老教授,不惑之年曾远赴美国受顶尖科学的洗礼,后来拒绝留美重回祖国发展分子生物学,成功研制我国第一个动物病毒基因工程疫苗——伪狂犬病三基因缺失疫苗,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,70多岁高龄仍每日坚持准时到办公室和实验室,亲自关注实验进展,在学术和思想上不肯有丝毫马虎,也许正是对科学研究的持之以恒、毫无杂念,这位70多岁高龄的老教授仍然是鹤发童颜、精神奕奕。

异国他乡,英语学习成为重中之重

郭老是川农公派留学的第一批教师。为了接触最先进的科学知识,本科修读俄语的郭老在不惑之年从零起步苦练英语,努力克服语言障碍。当时,人们的英语水平普遍较低,在学校一次针对教师的英语测试中,几乎无一及格,于是便组织了一批老师学习英语,一学就是三年,那时候年纪大了,记性也不如从前,学起来有些费力,当时没有录音机,没有复读机,更别说现在的高科技Mp3了,练听力只得借用广播室的磁带录音机,但是还是要坚持学,那么厚的《英语900句》和<<新概念英语>>,我硬是全背下来了。在最终的英语测试中,郭老在这些教师中脱颖而出,成为了我校第一批公派留学老师中的其中一员。

出国遇到的第一件事就和英语有关,直到现在都还让郭老哭笑不得,那天晚上飞机到了西雅图,第二天才转机,于是郭老就和同伴在机场附近找住的地方,远远看到一个旅馆的电话号码,于是郭老就打了过去问还有没有房间,客服人员告诉他有但床是“water bed”,郭老也没管三七二十一,先答应了再说,毕竟也不好找地方。可到了旅馆,两人傻眼了,所谓的“water bed”就是类似方形口袋的东西里面装满了水,坐上去一摇一摆的水床。

在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,身处异国他乡的郭老遇到的第一个问难就是语言问题。尽管背完了英语900句,但却难以用英语说出实验所需的仪器和试剂,甚至连烧杯、吸管都不知道。幸运的是,当时实验室的病毒诊断教授看出了郭老的无奈,于是每次给郭老讲实验的时候,都要边讲边写,这样一来,郭老也可以学得很快。为了使自己更方便的进行试验,郭老不放弃每一个学习英语的机会。郭老当时的实验员是一个韩国人,对中文有所了解,相对和他交流要好点,郭老实在不会用英语表达的就用中文代替,然后那个韩国人帮忙翻译,私下郭老也和实验室的研究生和一个印度工人很聊得来,我们天南地北什么都聊,聊来聊去,我连美国的俚语都学会了。

学成归来,归根结底源于心怀祖国

刚刚出国那会儿,郭老的研究课题是当时的热门领域:单克隆抗体,所以当时就和实验室的教授一起研究牛的疱疹病毒,这一弄就是一年。当时想到国内在基因工程及病毒研究方面还不成熟,郭老决心填补这块国内科技空白,于是郭老就申请延长公派时间,在华盛顿州立大学研究伪狂犬病的基因,并继续学习有关分子生物学和病毒学方面的知识。真的是觉得自己知识面很狭窄,基础很薄弱,在国内只学了生物化学,像病毒,分子方面的知识真的是欠缺。原来除了看书不多,还有就是国外的很多设备也很先进,在国内没有遇见过,一开始什么都不会,连用个高速离心机都困难,于是郭老每个实验室都来回跑,向实验员请教学习,直到把每一个仪器都弄懂。这段经历让郭老从此特别重视基础的重要性,后来回国后,只要是到郭老的实验室学习,他都会让学生洗一个月瓶瓶罐罐,学习最基本的操作。

当他提出要回国时,实验室的教授劝他留下来,还开他玩笑:是怕对不起江东父老吧。他笑笑说,有一部分吧……”其实最大的原因还是郭老觉得自己毕竟还是中国人,不是美国人,他想要给国家做点贡献。所以当问到他后不后悔回国时,郭老斩钉截铁答到:从来没有!四个字是那样的坚定、有力。

事事躬亲,埋头苦干成就科研硕果

回国后,郭老继续在美国的实验,继续研究伪狂犬病,在国内首次提出并构建了系列伪狂犬病基因缺失疫苗株,成功研制了我国第一个动物病毒基因工程疫苗——伪狂犬病三基因缺失疫苗(SA215株)。

荣誉的背后总有很多鲜为人知的艰辛付出。当谈到实验的困难时,郭老回忆说:当时什么设备都没有,资金也缺乏,当时申报了国家自然基金3万元……所以实验室的建立就是个大问题。郭老清楚地记得,刚开始他们的研发队伍里只有包括他在内的两名教师,剩下的就是几名实验员和研究生,科研人员缺乏得很,几乎所有事都要亲力亲为。当时不像如今,打个电话或者上个网就可以把东西买回来了,当时也还没有成雅高速,交通也很不方便,但是从购买设备到试剂,波折重重。有一次,买低温冰箱,坐了一天的车到了成都,跑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,再到北京那边,结果也没有买到,终于辗转到了上海,在一个展览会上终于买到了,如今,那台低温冰箱还在实验室里陪着郭老。

从研究伪狂犬病毒开始直到疫苗的成功,期间也遭受很多非议,一位被郭老邀请到川农做实验的美国教授曾经断言说他搞不起来,也有人说:回国这么多年了,还没有成果…”在巨大的压力下,郭老并没有放弃,他觉得自己的研究方向是对的,于是不管旁人眼光,翻阅文献,改进方法,埋头实验,从酶切基因、重组基因到敲除毒力基因,郭老都亲自把关,这一路的坎坷,这一路的失败并没有让郭老放弃,接近20年的时间总算是出成果了,在此之后,其余的很多学校包括华中农大,南京农大等都掀起了伪狂犬病研究的热潮,为推动我国分子生物学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,但郭老并不认为他对伪狂犬的研究该在这里画上句号,如今,郭老还在研究基因缺失疫苗作动物病毒活载体疫苗。

敬业奉献, 一路走来早已为人榜样

人生七十古来稀,但现在70多岁的郭老对工作的热情仍不减当年。春夏秋冬,严寒酷暑,每天八点,总会在实验室看到他的身影,或是阅读一些科研文献以及学术动态,或是看看实验进展,或是准备实验用具,抑或是指导同学们的实验。郭老常说:搞研究,一定要有前瞻性,把握研究方向,实事求是,踏踏实实,埋头苦干,一定会出成果!在郭老的带动下,生物技术中心的每一个人都早已经把严谨、求实、开拓、创新的科研理念深深扎根于心中,大家以他为榜样,在学术上和思想上一点一点进步着。

人的一辈子有限,看准一件事,坚持一件事,一路向前就够了!这就是郭老这么多年的体会。对于科研,郭老特别强调:基础是根本,兴趣很重要,坚持更可贵!最后还不忘补一句:英语水平还要高!

 

上一页1下一页